明嘉靖时浙江鄞县人

2019-08-01 14:45 来源:未知

张松溪 张四侠

张松溪,明清鄞县人。师事孙十三老,自言其法承大顺的张全一。嘉靖年间以内家拳享名于塔尔萨府。 Louis Cha小说《倚天屠龙记》中的张松溪是张真人的第多个徒弟,武当七侠之四。

张松溪,明嘉靖时福建鄞县人,有名棍术家。本性沈毅寡言,恂恂有如儒者,其师父为彭城街人孙十三老[1][2]。

张松溪练拳有五字诀,即“勤、紧、径、敬、切”。传徒仅三、多个人,以叶近泉为之最。得近泉之传者,有吴昆山、拉米雷斯泉、单思南、陈贞石、孙继槎等人,皆各有授受。昆山传李天目、徐岱岳。天目传余波仲、陈茂弘、吴七郎。云泉传卢绍岐。贞石传夏枝溪、董扶舆。继槎传柴元明、姚石门、僧耳、僧尾。而思南之传,则有王征先生南。

张松溪所习棍术源自南北朝刘宋张三峰所传之内家拳,而非武当罗汉剑法。

目录

  • 1 金庸(Louis-Cha)随笔中的张松溪
  • 2 参见
  • 3 参谋文献
  • 4 参考书籍

Louis Cha随笔中的张松溪

Louis Cha武侠小说人物

张四侠

姓名

张松溪

门派

武当派小弟子

师父

张三丰

武功

内功

武当韦陀掌

轻功

梯云纵

绝技

武当太极剑法武当太极剑

兵器

张松溪也是金铁汉随笔《倚天屠龙记》中的人物,被设定为是张君宝的第三个徒弟,最深藏若虚。

曾涉足六大派远征光明顶第一回大战,力战明教五行旗,杀入光明顶后,与明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“白眉鹰王”殷天正比内力。

下山时武当派和六大派也被蒙古军抓去万安寺监管,并让各位服下“十香软筋散”,以至大家使不出武术,最终连同六大派被明教第三十四代教主张无忌解救出。

屠狮大侠会从此不久,适逢曹魏“范县王”察罕帖木儿率二万蒙古军攻上少室山少林寺筹划一举纤灭武林群雄,张松溪也许有份与武林群雄杀敌报国。

参见

  • 武当派
  • 太极拳
  • 棍术发展历史

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文献

  1. ^ 《汉诺威府志:张松溪传》
  2. ^ 沈一直,《搏者张松溪传》

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书籍

  • 《少林武当考》唐豪著
  • 《国技论略》徐哲东著
  • 《搏者·张松溪传》沈一向
  • 《多特Mond府志.张松溪传》明张时彻等编
  • 《太极神功势图解》许禹生著,1925年问世
  • 《太极神功之商讨》吴图南著,香港(Hong Kong)商务出版,壹玖捌壹年版

编辑

倚天屠龙记武当七侠

宋远桥 - 俞莲舟 - 俞岱岩 - 张松溪 - 张翠山 - 殷梨亭 - 莫声谷

上述内容来自维基百科

1历史记录

拳法知名

以拳法绝技名于世

据清雍正帝年间,曹秉仁纂修的《奥马哈府志》卷三十一张松溪传载:

“张松溪,鄞人,善搏,师孙十三老。其法自言起于宋之张三峰。三峰为武当丹士。徽宗召之,道梗不前。夜梦玄帝授之拳法。厥明以单丁杀贼百余;遂以绝技名于世。由三峰而后,至嘉靖时,其法遂传于四明,而松溪为最著。

为人尊重

为人如儒者,遇人拥戴

松溪格调,恂恂如儒者,遇人尊崇,身若不胜衣;人求其术,辄逊谢避去。时少林僧以拳勇名天下。值倭乱,当事召僧击倭。有僧七十辈,闻松溪名,至鄞求见。松溪避匿不出。少年怂恿之,试一往。见诸僧方校技食堂上,忽失笑。僧知其为松溪也,遂求试。松溪曰:必欲试者,须召少保约,死无所闻。许之。松溪袖手坐。一僧跳跃来蹴。松溪稍侧身,举手送之。其僧如飞丸陨空,堕重楼下,几死。众僧始骇服。

尝与诸少年入城。诸少年闭之月城中,罗拜曰:今进退无所。幸一试之。松溪无助,乃使诸少年举圜石,可数百斤者,累之。谓曰;吾七十父老,无所用试,供诸君一笑可乎;举左臂侧而劈之,三石皆分为两,其奇如此。

松溪之徒

松溪之徒三三个人。叶近泉为之最。得近泉之传者。为吴昆山、吉翔泉、单思南、陈贞石、孙继槎。皆各有授受。昆山传李天目、徐岱岳。天目传余波仲、陈茂弘、吴七郎。云泉传卢绍岐。贞石传夏枝溪、董扶舆。继槎传柴元明、姚石门、僧耳、僧尾。而思南之传。则有Wang Zheng南。征南名来咸。为人尚义。行谊修谨。不以所长炫人。

内家拳法

以松溪之传为正

盖拳勇之术有二。一为外家。一为内家。外家则少林为盛。其法主於搏人。而跳踉奋跃。或失之疏。故往往得为人所乘。内家则松溪之传为正。其法主於御敌。非遇困危则不发。发则所当必靡。天衣无缝。故内家之术为尤善。

不传别人

非入室弟子,不以相授

其搏人必以其穴。有晕穴。有哑穴。有死穴。相其穴。而轻重击之。无毫发爽者。其尤秘者。则有敬紧径劲切五字诀。非入室弟子。不以相授。盖此五字。不感到用。而因此神其用。犹兵家之仁信智勇严云。”

2内家拳承袭

一、张三丰→……→王宗→陈州同→……→孙十三→张松溪

二、张松溪→ 叶继美→吴昆山→李天目→余波仲、吴七郎、陈茂弘

→徐岱岳

→周云泉→卢绍岐

→单思南→王征(Wang-Zheng)南→黄百家(后世知内家拳技多由此出)

→陈贞石→董扶舆、夏枝溪

→孙继槎→柴玄明、姚石门、僧耳、僧尾

3媒体报导

汉密尔顿TV报三月18日-4月4日第17版

金英雄先生在他的大作《倚天屠龙记》中,将张松溪写成武林泰斗张君宝六位高材生中的老四。想必是张松溪的大名从四明流传甚广,Louis Cha对那位吉林老乡极度敬重,就将他写成张君宝的徒弟。Louis Cha那样写也不完全部都以天马行空的设想,它是有出处的,并且那出处很有超过,他就是一代儒学大师黄宗羲。

王征先生南是张松溪的三传弟子

是四明内家拳的集大成者,他也是黄宗羲的至交。他死后,黄宗羲写下一篇《王征同志南墓志铭》。在那篇小说里,黄宗羲创历史地提议宋光宗时武当道士张三峰是内家拳的祖师,后来内家拳传至四川、传至阿里格尔,又传至四明,传到张松溪。只不过那几个清代的张三峰和张松溪隔着三百多年。黄宗羲是皖西史学的创制者,是拒绝置疑的权威,但他本次引起了无数冲突。黄宗羲所写张三峰“峰”是山体的“峰”,而在《明史》中所记也许有一人民武装当道士张全一,“丰”是丰收的“丰”。这位名字为“张全一”、号为“张邋遢”的道士根本不会武术。不知是这两人确有渊源,依旧有一回能够的演绎,不问可见北魏那位张真人竟然成了太极祖师,成了一代武林至尊。

清雍正十四年,圣克Russ军机章京曹秉仁所编《金沙萨府志.张松溪传》中,将大地剑术分为外家拳与内家拳,外家以少林为表示,而内家则以张三峰所传张松溪为正宗,那正是源于黄宗羲的传道。黄宗羲的《王征(Wang-Zheng)南墓志铭》,记载了内家拳的源流,后代学者多依从其说。

明嘉靖时苏南沿海倭寇猖狂,莱切斯特籍将领万表招募少林僧兵抗倭。少林僧闻知张松溪的大名,便有七十二个人抽空过来卑尔根要见张松溪,张躲避开而不肯说。其实张松溪也想见识少林武功,便暗自来到少林僧兵借寓的酒吧,见僧兵习拳不觉笑出声来,一僧兵闻声举拳就扑向他,他“稍侧身,举手送之,如飞丸度窗中,堕重楼下,几死”。张松溪是一代武学宗师

开创了中夏族民共和国内家拳最为正宗的“松溪派”,传下内家拳的“五字秘籍”:劲、敬、径、紧、切。张松溪平生未娶,未有孩子,毕生孝敬老妈,最终老死在本乡。他择徒十三分严刻,所收徒弟极少,但她的武学精粹仍旧直接传到了王征南。

4文献记载

沈向来《喙鸣文集》

本身乡弘正时。有边诚。以善搏闻。嘉靖末又有张松溪。名出边上。张衣工也。其师曰孙十三老。明州街人。性麤戆[1]。张则沈毅寡言。恂恂如儒者。

张大司马罢而家居。引体抗然坐之上座。云边师之徒袒裼扼捥。嗔目语难。张乃摄衣冠。不露肘。边师喜授受。显名当世。而张常自匿人。求见辄谢去。边师之美技。进退开拓。有绪如织。而张法直截。尝曰。一捧一痕。吾犹轻之。胡暇作此??闲事。边尝北游。值六马驾。负其力。肩之不胜。出于轮而病伛。有少林僧数十辈。寻边。边迁延之。至日晡与斗。烛入灭烛。而跃坐梁上。观诸僧自相击。于暗中而乘其毙。大略间用术。

倭乱时。少林僧七十辈。至海上求张。张匿不见。好事少年怂恿之。僧寓迎凤桥客栈。张与妙龄窥其搏。失哂[2]。僧觉遮之。张曰。必欲一试者。须呼里魁。合要死无所问。张故孱然[3]中人耳。僧皆魁梧健力。易之。诺为要。张衣履照旧。袖手坐。一僧跳跃来蹴。张稍侧身。举手而送之。如飞丸度窗中。堕重楼下。几死。盖其法。云搏。举足者最下。易与也。

张尝被监司徵使教战士。终无法。曰。吾盟于师者严。不授非人。张尝踏青 郊外。诸少年邀之。固不许。还及门。诸少年戒守者。毋入张。闭之月城中。罗拜曰。今进退无所。且微观者。愿卒惠之。张不得已。许之。门多圜石。可数百斤者。命少年累之。累之不能够定。张手定之。稍支以瓦。而更累一于其上。祝曰。吾七十长辈。无所用。傥直劈到底。供诸君一?。可乎。举左边手。侧而劈之。三石皆分为两。

张终生不娶。无子。事母以孝。闻死於牖下。所信徒。仅仅一二。又不尽其法。

余尝从其徒问之。曰。吾师尝观矛师。矛师夸吾师。曰。何如。师曰。吾不知。吾党问之。师曰。夫刺。则刺矣。而多为之拟。心则歧矣。尚得中耶。余闻而憬然。因忆往时。尝问王忠伯。边人何技而善战。忠伯言。边人无技。遇虏近三十步。始发射短兵。接直前攻刺。不左右顾者。胜须臾者。不可见。旁视死矣。今张用此法。又悟北宫黝之养勇也。不肤挠。不目?。非谓不被人刺至挠且?。直如飞蝇之著体。忘挠与逃。鼓精奋神。专笃无两。雷万春面集七矢而不动是矣。

张有五字诀。曰勤。曰紧。曰径。曰敬。曰切。其徒秘之。余尝以所闻妄为之解。曰勤者。盖早作晏休。练手足力。少睡眠。薪金井臼必躬。陶公致力中原。而恐优逸不堪。以百甓从事。此一其素也。

曰紧者。两只手常护心胸。行则左右护胁。击刺勿特别势。令可引而还。足缩缩如有循。勿举高蹈。阔丁不丁。八不八。可亟进。可速退。心常先觉。毋令智昏。立必有依。勿处其後。众理汇集。百骸皆束。畏缩而虎伏。兵法所谓始如处女。敌人开户者。盖近之。

曰径。则所谓後如脱兔。超比不上距者。无再计。无返顾。勿失事机。必中肯綮。既志其处。则尽身中一毛孔力。咸向赴之。无参差。若猫捕鼠。然此二字。则击刺之术尽矣。

曰敬者。儆戒自将。勿露其长。好胜者。必遇其敌。其防。其防。温良俭让。不忮不求。何用不臧。

曰切者。千忍万忍。掐指咬齿。勿为祸先。勿为福 始。勿以身轻许人。利害切身。不得已而後起。一试之後。可收即收。不可复试。虽生平不见其形。不成其名。而亡所悔。盖结冤业者。永无释日。犯王法者。终无贳期。得无慎诸。

闻张之受于孙惟前三字。後二字张所增也。其戒心又如此。君子曰。儒者以忠信为甲胄。礼义为干橹。岂不备哉。使人畏而备之。孰与夫使人无畏而无备之为周。夫学技以备患。而虑患乃滋甚。则焉用技。恃技而不虑患。患又及之。技难言矣。故君子去彼处此。

以上内容出自百度健全

书中描述

三弟子张松溪道:“你爹妈至少活到二百岁,大家每十年干桩好事,加起来也相当多呐。”七弟子莫声谷笑道:“哈哈,就怕大家七个徒弟没那样多岁数好活……”

但俞岱岩喉头肌肉僵硬,丹药虽入咽喉,却不至腹。张松溪便伸手桑拿他嗓子肌肉。张全一随即伸指闭了俞岱岩肩头“缺盆”、“俞府”诸穴,尾脊的“阳关”、“命门”诸穴,让他醒转之后,不致因四肢剧痛而重又昏迷。

张全一缓缓的道:“松溪、梨亭,你们抬四弟进房休憩。”张松溪和殷梨亭抬了病者进房,回身出来。殷梨亭忍不住问道:“师父,小叔子的武功用全体过来吗?”张真人叹了一口长气,隔了半天,才道:“他是不是保持生命,要贰个月后方能驾驭,但手足筋断脊椎结核,终是无法再续,那辈子啊,那辈子啊……”说着凄然摇头。殷梨亭蓦地哇的一声,哭了出来。

张翠山黑马跳起,拍的一声,便打了都大锦三个耳光。这一弹指间脱手如电,都大锦忙伸手挡格,但手臂伸出时,脸三春经中掌,张翠山怒气难以抑制,左时弯过。往他腰眼里撞去。这一瞬间仍是极快,但张松溪伸掌在张翠山肩头一推,张翠山这时糙便落了空。都大锦向后一让,当的一声,一只金元宝从她怀中落下地来。

武当七弟子中以张松溪最是深藏若虚。他一直守口如瓶,但一心料事,切中要害,自张翠山抱了俞岱岩上山,他虽心诋毁痛,但一直在预计个中的过节,这时听师父问起,说道:“据弟子想,罪魁祸首不是少林派,而是户撒刀。”

张松溪道:“四弟行事稳健,对人很够朋友,决不致轻易和人忌恨。他去南方所杀的老大剧盗,是个下三滥,为武林人物所不齿,少林派决不致为了此人而入手加害大哥。”张全一点了点头。张松溪又道:“二哥手足筋网球肘断,那是外伤,但在广西大梁府已身中剧毒。据弟子想,我们首先要去彭城询问四哥怎么着中毒,是哪个人下的黑手?”

张松溪道:“这脸生黑痣之人何以要捏断三哥的体魄?若是他对小弟有仇,一掌便能将他杀了,假如要她多受些痛心,何不断他脊骨,伤他腰肋?

张君宝道:“好!你和松溪、梨亭肆个人,持本身的书信到五指山少林寺去会见方丈空闻禅师,告知那一件事,请她提示。那件事大家不必插手,少林门户严峻,空闻方丈望重武林,必有稳妥处置。”宋远桥、张松溪、殷梨亭几人合伙肃立答应。

张松溪心想:“假如只不过送一封信,单是差六弟也就够了。师父命大师哥亲自出马,还叫自身同去,当中必有深意,想是还防着少林寺护短不认,叫我们相机行事。”

注:据旧籍载,张真人之七名学子为宋远桥、俞莲舟、俞岱岩、张松溪、张翠山、殷利亨、莫声谷七位。殷利亨之名当取义于《易经》“元Henley贞”,但与其余三人不类,兹就其形似而更名叫“梨亭”。

张翠山伸袖抹额头汗水,奔至俞岱岩房中,只看见张君宝双掌按住俞岱岩胸腹,正自运功替她疗伤。张翠山出来一问,才知宋远桥、张松溪、殷梨亭几人一早便去了,各人见她静坐默想,都不来打扰她笃学。龙门镖局的一干镖师也已下山。张翠山那时全身衣履都浸润了汗珠,但急迫师兄之仇,比不上沐浴更衣,带了身上的兵刃服装,拿了几公斤银两,又至俞岱岩房中,说道:“师父,弟子去了。”张君宝点了点头,微微一笑,意示鼓励。

本来四侠张松溪下山采办师父百岁大寿应用的物事,见到两名江湖人队(Los Angeles Lakers)物轻手轻脚,路道不正,心下狐疑:“笔者武当派威震天下,难道还会有什么子大胆之徒到小编羌山来捋泡参?”于是暗中蹑着,偷听四个人讲话,才知张翠山从天边回来,已和妹夫俞莲舟会晤,“三江帮”和“五凤刀”都想截拦,逼问谢逊的降落。张松溪大喜过望,匆匆回山,其时山上只殷梨亭壹人,几个人便各自赴援,均想:有俞二、张五在协同,那个细小帮会门派徒然自取其辱,怎能奈何得她二个人。只是她们急迫和张翠山晤面,早见一刻好一阵子,那才应接出来。至于俞莲舟已然受到损伤之事,那四个江洛杉矶湖人队(Los Angeles Lakers)物并未聊到,是以张殷三个人并没领会。张松溪去打发“五凤刀”门中派来的五个高手。那三江帮一路,便由殷梨亭逐走。

俞莲舟道,“哪个人啊?”看板娘道:“一共多人,说啥子‘五凤刀’门下的。”师兄弟四人都以一凛,心想张松溪去打发“五凤刀”一路的大军,怎地仇敌反而找上门来了,难道张松溪有啥失闪?张翠山道:“小编去瞧瞧。”

张翠山喜极而呼:“小弟!”进房之人正是张松溪。师兄弟相见,均是欣赏之极。张翠山道:“四弟,你深藏若虚,竟能将五凤刀门下化敌为友,实是不易。”张松溪笑道:“那是缘分凑巧,你三哥也说不上有什么子功劳。”

他是想单独动手,探到谢逊的下跌,好臊一臊娃他爸,哪晓得那全数全给三江帮一名帮主瞧在眼中。他见乌氏美貌,起了伪造低劣,暗中跟随其后,乌氏想使蒙汗药,反给他先下了迷药。不料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张松溪平素在监视五凤刀多少人的境况,等到乌氏格局危险,那才出手相救,将那三江帮的大当家惩戒了一番逐走。张松溪也不说自身姓名,只说是武当派门下弟子。乌氏又惊又羞,回去和娃他妈相见,表明情由。这一来,武当派成了本门的大恩人,夫妇俩齐来向俞莲舟等叩谢相救之德。张松溪待这几人去后那才出现,防止乌氏羞惭。

张松溪笑道:“十年不见,一见面就给二弟一顶高帽子戴戴。”

这一晚师兄弟两个人联床夜话,长谈了一宵。张松溪即使多智,但对那多少个假扮元兵掳去无忌、击伤俞莲舟的棋手来历,也猜不出半点端倪。

次晨张松溪和殷素素拜见了。多人缓缓而行,途中又宿了一晚,才上武当。

到得山上,只看见观外系着八头健马,鞍辔分明,却非山上之物。张松溪道:“观中到了外人,我们不忙相见,从侧门进去罢。”当下张翠山扶着太太,从边门进观。观中道人和侍役见张翠山无恙归来,无不热情洋溢。张翠山念着要去拜见师父,但服侍张全一的道童说真人未有按钮,张翠山只取得师父坐关的门外磕头,然后去见俞岱岩。

张松溪笑道:“三位来得正好,在下正有几件物事要付出各位。”说着递过多少个一点都不大包裹,每人交了五个。祁天彪问道:“那是什么?”张松溪道:“此处拆开看不便,各位下山后再看罢。”

.........

TAG标签: 屠龙记 人物 松溪
版权声明:本文由sbf111发布于文学亚洲,转载请注明出处:明嘉靖时浙江鄞县人